逃離巴黎令人窒息的空氣和動彈不得的車陣,來到巴黎西方一個半小時車程的盧昂(Rouen),當看到大教堂尖塔頂端浮現在遙遠地平線上的時候,我們真有一種獲得救贖的感覺!
同樣是塞納河流經的都市,相較於繁華紛亂的巴黎,不遠處的盧昂可能容易被觀光客忽略,卻因此保有中世紀風情與幽靜氛圍。



保有中世紀風情與幽靜氛圍的盧昂

百鐘空中迴響之城

從西元三世紀羅馬時代建城以來,盧昂就是諾曼第地區宗教與行政中心。由於宗教地位崇高,教堂自然相當多,鐘樓相對也多,法國大文豪雨果眼中,盧昂的天空是由上百個教堂尖塔的輪廓構成,他曾經在詩作「Les Feuilles d'automne」提到盧昂是:「La ville aux cent clochers carillonnant dans l'air,百鐘空中迴響之城」,這些歷史悠久的教堂尖塔,在空中交織出優美的幾何圖案,伴隨著此起彼落的鐘聲,純淨聖潔的回音讓人想起在這裡被處以火刑的聖女貞德。

 


上百個歷史悠久的教堂尖塔,在空中交織出優美的幾何圖案



百鐘空中迴響之城



永遠的處女聖女貞德成仁地

1431年5月30日在盧昂被當眾處死後六百年來,聖女貞德的故事還是一直流傳著。法國的政治人物包括拿破崙都曾經以她的偉大形象進行宣傳,許多作家和作曲家像莎士比亞、伏爾泰、席勒、威爾第、柴科夫斯基、吐溫、蕭伯納等也創作相關作品稱送她,以聖女貞德為題材的電影、戲劇、和音樂更是不勝枚舉,她是電影史上被重拍次數最多的人物傳記片。一個不識字的17歲農家女孩,因為涉入英法百年戰爭而變成法國的偉大人物;一場本來只不過是源自同一個老祖宗的王權爭奪戰(當時法國許多統治者都來自英國),卻演變成保家衛民的聖戰,實在是蠻諷刺的。


我對於聖女貞德傳奇一向抱持質疑的態度,
因為我覺得她沒受過教育過於單純,加上是極端狂熱宗教份子,才會被利用而成為政治權謀的犧牲者,特別她又是女兒身,更容易感情蒙蔽理智,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了「色戒」的王佳芝,咦,怎麼都是被男人當做爭權奪利的工具呢!這樣的故事竟然可以炒熱幾百年,至今不斷拿來做為各種宣傳手段。難怪1999年由盧貝松導演的The Messenger: The Story of Joan of Arc,也針對貞德究竟只是狂熱的瘋子還是熱忱的信仰者做了不同以往的探討,直言她是因為幼年目睹姐姐被殺才要報仇,純粹一逞個人私慾,不論哪種觀點,都是純屬個人意見啦。



牌子上寫的是「貞德於
1431年5月30日在此被燒死」(英譯),此處開滿鮮花




「舊市集廣場」周遭成為紀念貞德的勢力範圍


 


名為貞德之淚的巧克力,形狀像淚珠


雖然對貞德故事見解不同,卻無損於我對於盧昂聖女貞德教堂(Eglise Sainte-Jeanne d'Arc)的讚美。

這座建於1979年的教堂就蓋在舊城區的「舊市集廣場」,中世紀時期,這裡是執行斷頭台的刑場,聖女貞德也是在此慘遭焚身極刑,教堂落腳於此再適合不過了。它最特別的地方在於極具現代感的外觀裏有1520-1530年代文藝復興時期的彩繪玻璃窗。當初建築師Louis Arretche希望以幾何線條代表貞潔無暇,最後他採用將諾曼人傳統船型翻過來覆蓋地面形成的造型為設計主軸,使教堂座位席低於地平面。加上教堂外部採用大型石板切面搭建波狀屋頂,建造出線條簡潔純粹又充滿創意感的建築物。(彩繪玻璃窗原本屬於另一座教堂St. Vincent,教堂在1944年空襲毀壞後,這些珍貴的寶物後來被安置在聖女貞德教堂)。




以諾曼人傳統船型覆蓋地面為設計主軸



從不同角度看屋頂有不同樣式,有時像波浪有時像修女帽 

 
坐在教堂裡,環顧四周精美絕倫的巨幅彩繪玻璃窗,陽光穿透五彩繽紛的玻璃投射在教堂裏形成迷濛的霧光。我突然可以瞭解建築師為甚麼要這樣設計,因為低於地平面的座席讓人有被包覆的感覺,更有安全感,可以近距離欣賞彩繪玻璃,引領人們的心靈暫時昇華到沉穩平和的境地。這座教堂已經成為盧昂大教堂之外另一個著名地標。聖女貞德地下有知,心裏不知道會不會平衡一點。



教堂內部真的就像一艘船



原本屬於另一座教堂的彩繪玻璃窗非常美麗

 


陽光穿透五彩繽紛的玻璃投射在教堂裏形成迷濛的霧光


文人墨客鐘愛的老城

不讓亞爾薩斯的木筋屋專美於前,盧昂也保存了兩千座左右的木筋屋,不過和亞爾薩斯的造型不太相同,為了節省地基空間,這裏的木筋屋一層只有一個房間,2樓開始面積逐層向外擴張,上面一層比底下那層突出,為了承擔上層的重量,上下層牆面接縫處以石塊支撐。所以由下往上看,外觀明顯傾斜。顏色比較單一,不像亞爾薩斯的五顏六色。福樓拜中學前都在盧昂念書,死後也葬在盧昂;沙特和西蒙波娃曾經住在盧昂的木筋屋裏,莫泊桑、福樓拜的作品裡都曾以盧昂舊城為場景,更不用說莫內了,看來這裡頗得文人墨客的青睞。我想不僅是整座城典雅幽靜的環境,還加上塞納河流過,充足的水氣讓它的天空變幻無窮,每一分每一秒都呈現不同的色澤,更激發創作力與想像力。



注意看房屋線條是不是一層層向外推啊

 


盧昂頗得文人墨客的青睞



天空變幻無窮,每一分每一秒都呈現不同的色澤

也因為有塞納河,儘管盧昂的歷史充滿驚濤駭浪,飽受戰火和瘟疫蹂躪,第二次世界大戰更是被盟軍空襲摧毀慘重,都無損於它重要貿易口岸的地位。二戰後,經過六十年投入鉅資重建,現在的盧昂完全嗅不到戰爭或是疫病遺留的殘骸,不變的是中世紀的鐘樓,每晚九點依舊準時響起悠揚晚鐘,伴隨塞納河低吟,如同數百年來一樣。



14C-18C收容
瘟疫死者的墓園

 



中世紀的鐘樓,每晚九點依舊準時響起悠揚晚鐘



延伸閱讀:
諾曼人:在中世紀早期,諾曼第是諾曼人的居住區,而諾曼人是哪來的呢?
諾曼人是法國當地的高盧人(屬於使用凱爾特語的民族)與入侵的維京人(由多數的丹麥人與少數的挪威人結合而成的北日耳曼語支民族)混血而成。當維京人攻擊巴黎後,法國國王將諾曼第賜給予維京人(911年的聖-克萊爾-埃普特條約),其交換條件是協助法國抵禦海盜的襲擊。

Travel Tips:
* 到盧昂的方式:
巴黎GARE SAINT LAZARE聖拉札爾車站搭車約1小時30分可以抵達。開車當然比較自由,不過切記避開上下班時間!巴黎塞車超恐怖的!

* 推薦住宿
Hôtel of Cardinal,就在教堂旁,探頭可以看到教堂,景色非常美。
有圖為證(點進去看大張):
創作者介紹

winnie@lonely planet

Wi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