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子沒在媒體露臉的澎湖,在329青年節出現這樣一則令人跌破眼鏡的消息。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大意是說:全台百餘名漆彈生存遊戲愛好者,昨天全副武裝聚集澎湖天南鎖鑰營區和廢棄的篤行十村準備開打,但因天南鎖鑰已經名列國定古蹟,篤行十村也在三年前經公告登錄為歷史建築,讓聞訊的地方文史工作者大為光火,趕到現場制止,並痛批:「當兵當不夠,現在才來亂。」( 這裡有三大報新聞總覽 )。

看到這消息,讓我想起每次出國旅遊,對於歐洲或日本竭盡心力保存維護古蹟,總是感動又感慨。就拿1869年興建(清同治年間)、舉世聞名德國新天鵝堡,每天管制人數進出,想參觀必須依照規定時間參加導覽團,進入城堡不能隨意走動或觸摸展示骨董,總之絕對不能離開堡內導遊視線,否則會被嚴厲斥責。城堡若需維修,一磚一瓦裝潢色調絕對依照百年前的原型。再看看日本,進城堡參觀都要脫鞋,即使冬天地板冷颼颼也不例外。相較起來,台灣的古蹟管理似乎過於隨性,缺乏嚴謹態度。

新聞裡的國定古蹟天南鎖鑰一直是軍事管制區,2008年澎防部才撤出駐軍,交接給澎湖縣政府,目前還未對外開放。裏面的砲台最早足以追溯至明鄭時期,1887年中法戰爭後重建。論珍貴程度絕對不亞於新天鵝堡這類建築,可是相較之下,前者被德國政府小心翼翼百般呵護,後者卻在縣政府以超高效率、一天就核准的公文中,輕率的交給民間舉辦「生存遊戲競賽」,罔顧文資法規範。不知道是縣府官員們不了解競賽內容:“全台一百三十名漆彈生存遊戲愛好者在古蹟裡衝鋒陷陣以BB彈到處射擊”呢?還是為了拼觀光,不顧一切先批准再說?

另一處歷史建築篤行十村,有全國最古老眷村之稱,我多次去澎湖一直無緣造訪,二月底終於一探究竟。這一大片從西元1903年日治時期陸續興建的日軍「澎湖島重砲兵大隊」官舍群,被媽宮古城牆包圍著,戰後改為澎湖防衛部軍官眷村。2007年眷戶搬進新大樓,篤行十村列為「歷史建築 」保存後,縣府便展開「眷村文化保存區」計畫。不過牛步化的進度,使眷村回春遙遙無期,只有歌手潘安邦小時候故居,受惠於「外婆的澎湖灣」紅遍對岸,得以由縣府斥資百萬整修吸引大陸客,其餘殘屋敗瓦依舊無言的任憑風吹雨打日曬。登上城牆俯瞰空蕩寂寥的眷村區,好幾幢日式屋舍殘破不堪,蔓草叢生,宛如廢墟。但是從錯落有致的屋瓦與優雅的外型,仍然可以嗅出昔日風華。屋簷的牽牛花兀自盛開著,訴說著「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的淒涼,不知何時能重拾原本的樣貌。

幸好地方文史工作者和居民的抗議,讓百年古蹟與深具人文意涵的歷史建築不至於淪為漆彈射擊戰場,生存遊戲移往附近廢棄的莒光新村,當然還是引起原居民一陣撻伐。台灣古蹟必須不斷與生存搏鬥,可悲的是扼殺它們生路的,卻往往是官僚劊子手。


篤行十村入口毋忘在莒四大字在時光轉換下,意義已截然不同



包圍篤行十村的媽宮古城牆

 


登上城牆可俯瞰空蕩寂寥的眷村區



橫跨日治與國民政府時期,建築風格也融合當地咾咕石特色與歷史背景

 


從優雅的外型,仍然可以嗅出昔日風華



這棟日式建築占地很廣,不過太破舊了,即使大白天拍照都很怕有阿飄出現在窗後

 


上張圖片日式建築旁有一棵看起來很古老的大樹



廢棄防空洞



斥資百萬整修的潘安邦故居

 


庭院外擺放著潘安邦跟他的外婆的銅像,外婆樣貌是根據潘安邦描述而製作,
走近時會感應自動播放外婆的澎湖灣



牛步化「眷村文化保存區」計畫,使眷村回春遙遙無期

 


雖然斥資百萬不過似乎無人管理,庭園荒蕪

 

 

@相關閱讀
1. 更多
潘安邦故居照片請看澎湖旅遊至尊網站:沿著菊島旅行

2. 德國新天鵝堡遊記請看此:
諸神的黃昏 Part I諸神的黃昏 Part II
為甚麼要以
新天鵝堡為例?因為想找一處年代與天南鎖鑰差不多,卻受到極端龜毛保護措施的古蹟來對比台灣似乎沒看到。

3.
天南鎖鑰還未開放,所以沒照片給大家看。

    全站熱搜

    Wi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