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看完一部大河劇,都會很想實地走訪劇中幾個代表性地景。篤姬裏最膾炙人口的旅遊指標當然以鹿兒島和現在成為皇居的江戶城為首選,其實還有一處地方和德川家淵源深厚─上野恩賜公園,即使時至今日已經面目全非,仍然可以從散落的斑駁石燈籠與廊柱深沉紋理一窺曾經璀璨的過往。


【篤姬】裏有句話我很喜歡:
所謂回憶,可真是件寶物啊!會心靈時而激盪雀躍,時而沉寂靜謐,有時還會安撫慰藉心靈呢!

就像回想起這次槓龜經驗也是樂趣

 

翻開手邊幾本東京旅遊導覽,有關上野公園的介紹不外乎是上野動物園、東京國立博物館、國立西洋美術館等現代建築,對於它悠遠的歷史反而隻字未提。其實上野公園目前的區域,就位在江戶幕府第3代將軍德川家光興建的寬永寺範圍內。

寬永2年(1625年),德川家光為了趨吉避凶,在江戶城東北方鬼門(艮位)建立寺院,以當時年號「寬永」取名為寬永寺。又為了要和鎮守京都東北方比叡山呼應,山號稱為東叡山。自此,寬永寺擁有德川將軍家廟的重要身分,第一任住持是赫赫有名的南光坊天海,第三任開始都由親王擔任,勢力龐大權傾一時。到了江戶時代後期達到極盛,寺域面積廣達30萬5千多坪,足足有上野公園的兩倍大,夠驚人吧。

非常可惜的是,雖然德川慶喜在1867年大政奉還,慶應4年(1868年),新政府軍(討幕派)和舊幕府軍之間仍然爆發戊辰戰爭,其中以舊幕臣組成的彰義隊集結在寬永寺與官軍對抗,官軍只花一天時間就解決彰義隊,可是大部分伽藍堂宇已經燒成灰燼,僅存清水觀音堂、東照宮、五重塔、大佛殿等一小部分,自此以後,曾經盛極一時的寬永寺成了待成追憶的往事。

上野戰爭後,維新功臣們本來打算在荒蕪遼闊的寬永寺舊址蓋一間西洋醫院,還找來長崎大阪聲名遠播的荷蘭醫生鮑督因(Anthonius Franciscus Bauduin, 1820-1885)來實地勘定醫院院址。誰知道鮑醫生一看到上野秀麗景色,覺得蓋醫院太可惜了,竟然向新政府建議將寬永寺舊址闢建為公園。

對當時的日本人來說,「庭園」這玩意兒向來是天皇和大名專屬特權,鮑醫生建議要蓋一座上至王公貴族、下至販夫走卒都能來去自如的「公園,實在令明治新政府官員們匪夷所思一頭霧水!要如何規劃才能與天皇御苑和大名私園有所區別呢?這個問題在1876年日本第一座公園─上野恩賜公園正式對外開放至今,還是沒有具體答案。時光芿苒,一百多年來清水觀音堂、東照宮、五重塔,與結合西洋式、新巴洛克式建築的東京國立博物館、法國建築師柯比意設計的國立西洋美術館、上野動物園、東京藝術大學毗鄰而居現代與過去觥籌交錯間,這片大地正悠悠訴說它久遠前生。

去上野公園有好幾種方式,我搭乘京成線在「京成上野」下車,徒步約2分鐘,就可以進入公園西南角範圍。這裡幅員遼闊,想要一時三刻逛完是不可能的啦,我把目標放在西鄉隆盛與彰隊、東照宮、東京國立博物館,以及重頭戲「天璋院篤姬與老公家定之墓所」。


由「京成上野」下車後進入公園拾級而上,就可以看到幕末風雲人物西鄉隆盛的雕像
濃眉大眼特徵刻畫得唯妙唯肖

 


西鄉隆盛雕像剛好面對繁華的京城上野站一帶,和一旁或坐或躺的流浪漢形成強烈對比


 


隸屬新政府軍征討大總督參謀
的西鄉隆盛銅像旁,就是隸屬舊幕府軍的彰義隊之墓
生前打得你死我活,死後卻長相左右到地老天荒

 

 


明治7年(1874),倖存隊友在總算得到新政府許可,在當年激戰地的戰死隊友火葬處修建彰義隊戰死之墳
曾經轟轟烈烈的戰役,
皆已化做塵土灰飛煙滅
 

 


狀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

 


字機難辨的石碑,紀錄著上野戰爭中彰義隊戰死有105人

 


江山清空我塵土,雖有去路尋無緣

 

 


建於寛永8年(1631年)的清水觀音堂是戰火倖存的重要文化財,和京都清水寺本堂都是採用懸造式建築
可惜時間不夠我們沒有進去參觀

 

 


上野公園隨處都會看到年代久遠的石碑,古老與現代並存著

 

 


第一任住持南光坊天海毛髮塚,我對於此人謎樣生平感到很有興趣所以拍此照片,
其實現場頗陰暗(森)
,照片有調亮

 


走著走著出現一座小小花園稻荷神社,紅色鳥居不知通往何方

 

 


1627藤堂高虎依照德川家康遺言建了上野東照宮,
為了和日光等地東照宮有所區隔而加上上野二字,其實它本名就是東照宮
1651年三代將軍德川家光曾經大規模改建,但是戰爭和地震不斷損壞

 


我曾經去過絢爛奪目日光東照宮(遊記在此)這回終於一償宿願來到上野東照宮,綠蔭扶疏,散發古老悠遠的氛圍





往東照宮參道兩旁矗立1651年由諸大名奉納的200多座石燈籠,彷彿忠心武士護衛君主

 

 


寬永慶安年間諸大名奉納的48座青銅燈籠,重要文化財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通往本殿參道上的廣島長崎之火,據說裡面的火苗是廣島原爆後殘存的

 

 


這座碑文被兩座石燈籠特別守護,想必很重要,只是我看不懂

 


上野東照宮正殿供奉著德川第一代將軍家康、第八代將軍吉宗、第十五代將軍慶喜的神體

 

 


精雕細琢、被金箔包覆的唐門終於出現在眼前,可是好像哪裡怪怪的~~~
挖哩咧,正殿竟然關門整修中,只能看到一扇唐門,
昏 @_@

 

 


1874年建的神樂殿,與2016年東京申奧旗幟形成有趣對比
(今天10/3正好公佈是里約熱內盧雀屏中選)

 


東京國立博物館前的水池,倒映著表慶館氣派宮廷式建築,華麗優雅
 表慶館主要展示東洋彫刻・工藝・考古遺物

 

 


 東京國立博物館創立於1872年,是日本最古老的博物館,
本館是帝冠樣式(現代建築輔以日本式屋頂)的代表性建築





東京國立博物館佔地非常遼闊,想把六個館看完絕對要安排一天以上

 

 


不到九點半從南側進入上野公園,來到北側這片荷花池畔已經十二點多了,走得頭昏眼花還沒找到篤姬之墓

 


從最南邊的西鄉隆盛的雕像來到最北邊的藝術大學,繞來繞去都不脫德川家的範圍,
看屋頂葵紋就知道了
不過不知道這棟是甚麼

 


誤闖寬永寺靈園看到一堆墓地 後,終於在東京藝術大學音樂系後面找到寬永寺本堂,
不過這是明治12年(1879年)從川越喜多院移築來的,不是寬永寺院原本建築物

裡面有常憲院霊廟(家定的宝塔)和篤姬墓所

 

 


 雖然不是寬永年間創建時的原始建築,仍然讓人感受到綿遠流長的過往

 

 


比起上野公園其它景點觀光客絡繹不絕 ,這一帶本來罕為人知,託篤姬之福大紅了
可是!怎麼今天觀光客只有小貓兩三隻??


 



 原來!因為來看篤姬的人太多了嚴重打擾她的安眠,竟然規定參拜時間,差點沒昏倒 (° ο°)~@
此行最大的目的,是要看看篤姬和她老公長眠之處啊!
好不容易走到腿快斷了
來到門口,竟然看到這張告示~~~
平時不對外公開,六月特別參拜日只有這三天的下午一點到三點,真是對遠道來的遊客一大打擊
我們來的這天是6/25日,很不巧的/28有其他行程,此次無緣相見,只好待下次了
!嗚嗚..


總之這趟最大兩景點:上野東照宮和篤姬墓所都槓龜了,只能期待以後了!
%>_<%

 

 

延伸閱讀
奧之細道之日光二社一寺─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奧之細道之日光二社一寺-時光倒流的剎那

 

 

Travel Tips:
1. 由於出發前在台灣找不到
篤姬墓所相關資料,所以不知道有規定開放時間!有意前往的人要先查清楚免得像我們白跑一趟

2. 回程才知道寬永寺離JR鶯谷站很近,如果只要看篤姬與家定之墓,坐車到鶯谷站就好了。像我們這種從南到北橫越上野公園、還參觀東京國立博物館,非常非常累喔!

全站熱搜

Wi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