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年年拜訪寧靜美麗的望安,而我特別鍾情「花宅」古厝被人遺忘的淒涼。


偶開天眼覷紅塵


擁有300多年歷史的花宅古厝群,融合了海洋文明和大陸文明的特殊風貌,有別於豪宅大院的精緻格局與雕樑畫棟,充分利用在地原料如咾咕石(珊瑚礁石)與山上黑石頭所搭建的一幢幢古厝,呈現的是深富地方特色及歷史脈絡紋理的質樸美感。

望安曾經因為周圍漁場資源豐富而成為貿易航線重要站點,隨著海洋資源日趨匱乏,花宅居民比其他村落更早離開家鄉,轉往馬公、台灣本島求學謀生,人去樓空,使房舍加速傾頹,散發說不出的滄桑。即使旺季,遊客成群來來去去,村裏依舊只看得到三三兩兩的老人,有的販賣冷飲、文石,有的坐在路邊閒話家常,在這裏,時光彷彿停滯不前。

這片古厝已經在2003年由「世界文化紀念物守護基金會(WMF)」列為世界一百個瀕危古蹟,為此,有為政府在前幾年曾經將花宅聚落精心造景規劃。只是以純都市觀點所做的彩繪石磚道、燈柱、大理石解說牌、花圃等,和原本與周遭自然環境充分結合的古厝格格不入,破壞了原本特有的優雅。

經過這幾年,彩繪石磚上的圖案已經難以辨識,大理石解說牌殘破不堪,
只有曾經是村民庇護堡壘的古厝殘址,依舊在海風中屹立著。

花宅古厝配上王國維的詞,相當契合...... 
 


記得那時初見




拼取一生腸斷


 


消他幾度回眸 

 

   


一曲陽關渾未徹,車聲漸共歌聲咽




人間顏色如塵土

 


一樹亭亭花乍吐




落葉瑤階狼藉




不道歸來 零落花如許



閱盡天涯離別苦

 



過眼韶華何處也




人生只似風前絮

 



淚眼問花花不語



驀然深省,起踏中庭千個影




歡也飄零 悲也飄零

 

 


 昨夜西窗殘夢裡

  



 窗外綠陰添幾許

 



只應遊戲在塵寰

 



歸去臨春  試問春何許




不見春來,那識春歸處?




花底相看無一語



自是浮生無可說

 



可憐身是眼中人

 



綠窗春與天俱暮   

全站熱搜

Wi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