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京都東北方大原山裡的寂光院,和三千院並稱大原最有名的兩處賞楓名所,兩院以大原巴士站為分界點,各據東西一方遙遙相隔,往東到三千院,周遭有勝林院、實光院、寶泉院等美麗寺院相伴,沿途也有不少商家。往西到寂光院,正如其名,遠離其它寺院,孤零零矗立在房舍稀落的山野間,瀰漫綿綿無盡的傷悲,彷彿建禮門院平德子心中永遠的痛。

如果平德子沒有入宮當皇后,命運絕對有360度的不同,只是時光不能倒流,不管如何哭泣流淚,都無法改變前塵往事,無法抹去心中的哀傷。


台灣有句俗諺說:女人是油麻菜籽命,落到哪裏就長在哪裏,這句話古今皆然、放諸四海皆準。尤其在男尊女卑的古代社會,女人的婚姻往往決定了她後半輩子的幸與不幸!如果被拿來做為政治籌碼,更要祈禱上輩子燒夠香,因為不論是當正室或委身做妾,都必須任憑局勢的操控。權力鬥爭不休的平安朝,女兒更成為父母飛黃騰達的必要手段之一!


雖然平清盛位極人臣,還是想藉由女兒入宮這條路讓權勢更穩固。恰好當時皇太后建春門院滋子急著幫剛即位的兒子高倉天皇找一個才貌雙全德能服眾的頂尖人選當皇后老婆,讓他脫離貪戀女色的糜爛生活(據傳高倉天皇10歲開始就和乳母搞三捻四玩男女關係)。平清盛妻妾成群,不乏面貌姣好才華出眾的女兒,本來輪不到相貌平庸沒甚麼才華又內向寡言的平德子,偏偏德子的母親是平清盛正室(即大老婆),為了讓親生女兒入宮,動用各種關係,終於順利將德子以法皇養女(註1-2)身分送入皇宮,當時高倉天皇11歲,平德子17歲。


瀰漫綿綿無盡傷悲的寂光院本堂一隅


高倉天皇面貌俊秀性情溫和,可惜喜好女色,後宮貌美如花的嬪妃多如過江之鯽,讓生性木訥外貌平庸的德子常常夜夜守空閨,入宮六年都沒懷孕。平清盛夫婦著急萬分,為了拉近兩人距離,夫婦倆費盡心機獻上以極高價格購自宋朝的「太平御覽」珍貴典籍、名笛「流水」給高倉天皇,果然這招奏效,為了看「太平御覽」,酷愛和漢書籍與吹笛的天皇上德子宮院的頻率增多了,德子也不負眾望在入宮八年終於懷孕,而且一舉得男。第一皇子言仁親王誕生(其他嬪妃生的都是女兒),不但平家歡聲雷動,天皇也如釋重負。因為從威勢足以壓制天皇的平家迎娶比自己年長六歲的皇后,為了就是維持和平家友好關係,總算有了交待。

 親王誕生一個月就被立為皇太子,如果事情就到此為止,德子或許可以安心做她的皇后、國母、皇太后到老。偏偏權勢讓人利慾薰心,大權在握的平清盛以殘酷高壓手段鎮壓各地叛變,懷疑法皇與謀叛臣子密謀而把他軟禁,強迫高倉天皇退位、讓一歲五個月的外孫即位為安德天皇,還強行遷都福原(現在的神戶一帶)。此時最痛苦的莫過於德子,一邊是引起一連串騷動的親生父親,一邊是丈夫與養父兼公公,不能表達意見或採取任何行動,只能默默承受。


通往寂光院林蔭步道
 


寂光院裡藏著德子的深切悲哀


平清盛去世是平家由極盛迅速衰敗的關鑑,抵擋不住源氏兵馬勢如破竹攻擊,又捨不得放下權位名祿,當源氏軍隊將攻陷京都的時候,無能的三男平宗盛決定率領平氏家族全員帶著年幼的安德天皇、象徵天皇的三神器,皇后德子一起往西國(現廣島一帶)逃亡(註3),引領一族走向毀滅。一年八個月後西元1186年,終於在關門海峽壇之浦戰役被源義經率領的大軍攻陷,平家大將陸續投海自盡。眼見大勢已去,平清盛妻(也就是德子的媽媽)抱著年僅8歲的安德天皇,帶著三神器跳海,落海前他還天真的問:
外婆,你要帶我去哪裡啊?」,祖母邊哭邊回答:「這個世界令人憎厭,我帶你去極樂淨土吧,大浪之下也有皇都!」說完兩人沉入洶湧波濤中。


目睹此景的德子心碎欲絕也一躍跳入海中,卻被源氏軍隊以耙子勾住水上漂浮的長髮救起。在慘絕人寰的源平爭鬥中,女人本來就是無辜的,更何況她還是皇后之尊,所以並沒有像平家男子被斬草除根。可是她永遠忘不了兒子落海的椎心悲慟、以及一門滅絕的哀淒,求死不得,只好遵守母親投海前的囑咐:活著為家族祈求冥福。她決定出家,帶著對愛子肝腸寸斷的思念隱居遙遠深山裡,
日夜誦經為全族和愛子祈求冥福。


小巧的本堂火災後依原型重建

 


雪見燈籠歷盡
千年風吹日曬後也不敵一把無名火燒得焦黑



樸素的庭園簡潔高雅


看完建禮門院平德子的故事,令人不勝唏噓。曾經是天子國母,享盡如雲天之上的富貴榮華,大臣公卿無不謙恭敬重,女官前呼後擁聲勢浩大。最後卻落得只能眼睜睜看兒子落海無力回天,沒有比喪子更悲的大慟了。青燈黃卷、一名侍女和兩名女眷陪伴,德子走完千迴萬轉的三十六歲人生。人世間的愛別離苦、怨憎會苦都讓她體驗到了,只能說是諸行無常的沉痛啊!

建禮門院度過餘生的寂光院,本來是天台宗尼姑庵,據傳是聖德太子在西元594年為父親用明天皇興建的菩提寺,規模並不大。小小本堂裡的佈置和樑柱,源自飛鳥時期,藤原時期及平家物語時代的格局,裡面供奉聖德太子時代的木造地藏菩薩立像。本堂前樸素的庭園裡,有心字型池塘,一座刻著『諸行無常』的大鐘,和千年老松「姫小松」。西元1186年,後白河法皇(德子養父)曾經來探視德子,當時他們就在這棵老松前述說哀傷的過往,「姫小松」是唯一活到今天的現場見證者。


幽翠庭園空留餘音,益發顯得美麗又悲涼


『諸行無常』大鐘要世人記取教訓


心字型池塘


這樣不起眼的小尼姑庵,卻在西元2000年凌晨被人縱火,本堂付之一炬,幸好國寶木造地藏菩薩外部雖然燒得焦黑,佛像裡的 3417 尊胎內佛卻奇蹟似完好無缺,想必有神明庇佑。寂光院關閉了一段長時間進行修復,將本堂重建為原來的樣子,可惜千年老松還是抵不過火災的後遺症,上半身在4年後枯死,只殘存一部分樹根。幽翠庭園空留餘音,益發顯得美麗又悲涼。


「姫小松」是唯一從平安朝活到今天看過悲傷德子的見證者


 
春天的時候,紫色野春菊盛開在寂光院中,花語蘊含了『忘記憂愁、期待再聚』,述說著德子期待與兒子在極樂世界重聚的心情。權力鬥爭的廝殺世界,女人與兒童永遠是最無辜卻受害最深的一群,但是歷史的教訓仍然一再被世人遺忘,悲劇不斷上演...。


通往建禮門院平德子的陵墓

 


建禮門院平德子大原西陵



註1:甚麼叫法皇:日本天皇遜位後稱太上天皇,簡稱上皇。奈良時代和平安時代,佛教十分興盛,多位天皇心儀佛法,退位後都出家為僧,出家(在日本稱「入道」)為僧的上皇則稱太上法皇,簡稱法皇。此時的法皇是後白河法皇。
也就是後白河法皇→傳給(子)高倉天皇→傳給(子)安德天皇


註2:為什麼要先成為法皇養女呢?因為一直以來都只有貴族的女兒能入宮,武家女兒入宮前所未聞。為了平息反對聲浪,法皇就先收德子為養女。


註3:高倉天皇在 20歲就因為縱慾過度逝世,後白河法皇在平家決定逃亡的時候,自己先繞跑躲到比叡山東塔裡了,所以只有皇后德子和安德天皇往東國。

全站熱搜

Wi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