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圍爐有時在嘉義,有時在台北,因為嘉義平常只有婆婆一人,兩個兒子都在台北,所以兩地輪流省得年年勞師動眾。今年她決定在台北,我們好幾個月前就訂了永康街知名台菜餐廳的十人份圍爐大餐,為了找齊十人煞費苦心,最後組成人員來自四面八方:

我們家三口

小叔與婆婆:小叔老婆和兒子趁過年長假,去美國處理要務趕不回來

我娘家老媽與小妹:一直在法國打拼,四年沒回台灣過年的小妹這次也報到。

我老公表哥(姨表):台商受害者協會會員。

我老公表姐(姑表)和她女兒:表姐夫在大陸忙著賺錢趕不及吃年夜飯。

十人來自4+個家庭,有的互相熟識、有的第一次見面。

自從父親過世後,我們一定會請老媽一起吃年夜飯,否則娘家都沒人。而表哥從大陸經商失利「撤退」後,孤家寡人,也應邀圍爐多年。第一次加入的是表姊和她女兒,表姊雖然不認識我媽和表哥,因為相當健談,兩個鐘頭下來譏哩呱拉譏哩呱拉沒停過,炒熱氣氛儼然成為第一主角。

這樣的組合,就像台灣目前許多家庭的縮影,也凸顯一些社會現象:先生去大陸上班(表姊很怕他包二奶)、小孩在國外念書或工作(表姊另一個小孩在英國、我妹在法國)、台商孑然一身回鄉,還有,少子化越加嚴重,看看整桌,只有一個小孩就是我家小牛,小牛吃到一半就抱怨無聊,都沒人聽他講話。

其中表哥的故事足以拍成連續劇了。

他本來在台灣胼手砥足經營小工廠二十多年,身價沒有上億也有好幾千萬,生活非常闊綽,常常帶我們吃香喝辣,是個對親戚有情有義的老實人。也因為如此,眼界甚高,頂著黃金單身貴族頭銜,到四十多歲一直未婚。十多年前認識對岸某師範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兩人不論在學歷、年齡、家世、更重要的生活背景都相差非常懸殊,但是他就是被煞到,執意將大陸妹娶進門。

生了一個女兒後,老婆慫恿他把工廠賣掉搬到大陸做生意,他不顧所有人反對乖乖照做,傾家蕩產全部轉投資大陸,還買豪宅讓老婆娘家一堆親戚進駐,並且時時刻刻宣揚祖國的美好。台灣許多親戚包括他的哥哥們、和一向對他評價高的老公,因為勸不動他,極度失望之餘,和他漸行漸遠。

過了幾年,他突然回來了,兩袖清風口袋空空。因為他到大陸改賣古董,早期大陸初開放之時,古董生意的確有暴利可圖,近年來由於大陸古董收購價格大幅上漲,還要打通層層關節,每個地方都要收紅包,光是成本就高得驚人。加上經濟逐年不景氣,對古董購買力及購買意願大幅降低,生意大不如前,完全沒有獲取暴利空間,有時後賺的錢還不夠支付開銷,最後撐不下去只好收手。

可是表哥丈母娘看他沒工作了,開始對他惡言惡語極盡諷刺,也不想想她們一群親戚能住豪宅是靠誰。表哥心高氣傲,無法忍受每天看她老婆和丈母娘的臉色,一氣之下回台灣,打算從零開始。

只是50幾歲了,能找到甚麼工作呢?昔日是擁有一家小工廠的老闆,現在只能委身當人家的工廠領班,一個月兩萬元餬口。更誇張的是,他老婆仍舊需索無度,三不五時打電話來要錢:除了女兒學舞蹈鋼琴等各種才藝的教育費外,連買電腦、家裡添購各類用具都要他微薄薪水支付,可以想見有多麼潦倒落魄了!

去年的大裁員風潮更波及到他,好幾個月沒工作了,所以他對未來的日子也不知如何是好,連想去看個女兒都沒辦法買機票。。。

像表哥這樣的失意台商不知凡幾,幸運的是,台灣親戚還是張開熱忱的胸襟接納,使他不致於成為流落異鄉的台流。只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在周遭所有人反對的時候,如果不孤注一擲,也不會導致今天的下場。

相較之下,表姐夫呈現強烈對比。在台灣工作二十多年後,前兩年被日商以極高薪延攬到上海擔任主管,配備華廈名車司機傭人,東南西北跑透透到處奔波開會,生活重心完全在大陸。表姐開始擔心他交上紅顏知己,跟去上海盯梢,偶而才回台灣。雖然在上海住得好、出入司機接送、有傭人打理一切,畢竟還是共產社會,無法像台灣處處自由自在,彷彿禁錮籠中的金絲雀,久了竟然得了憂鬱症,必須定期回台灣看醫生,看來錢多煩惱不會少哩!

圍爐夜晚,看著這一家家人的悲歡離合,不禁感嘆人生海海啊!

以下是這回的圍爐菜色,一桌7800元,扣除水果有10道菜,以價位而言算貴得很!沒辦法,過年總要給犧牲假期的餐廳賺一筆。至於味道差強人意,長輩們覺得這家餐廳辦桌菜功力有待加強!



冷盤:龍蝦肉、烏魚子、杏鮑菇



螃蟹油飯,我對螃蟹過敏所以沒吃,其他人說很新鮮

 


清蒸蝦,鮮度夠只是分量太少

 


清蒸石斑魚,左上角是我來不及拍的烏參燴腿庫



佛跳牆,我覺得還不錯,可是老公說不夠道地。
為啥只拍一只甕是因為...我忙著吃
等想起來已經剩一半了

 


干貝炒蘆筍

 


XO醬炒三鮮

 


這道不錯吃,芋頭泥包蝦泥吧,有一點忘了

 


少不了雞湯

    全站熱搜

    Wi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