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arth seemed a desert, I was bound to traverse. 世界如荒漠,但我必須穿越。]
Copyright © 2005-2017 WinnieYang dot Com

說起日本歷史上最有名的兄弟檔,非源賴朝和源義經莫屬。源賴朝建立鎌倉幕府,為往後長達七百多年的武家政權正式揭開序幕。源義經則是集悲劇與傳奇於一身,深受日本人愛戴的英雄人物。



來到鎌倉,如果探究每處景點背後的故事,會發現鎌倉幕府真是一段充滿親族相殘、抄家滅族的腥風血雨黑暗史,有外祖父殺外孫、侄子殺叔父、政治鬥爭連六歲小孩也不放過的滅門血案等,其中最膾炙人口的,就是源義經幫同父異母兄長源賴朝打下天下,卻遭到哥哥妒恨追殺,最後被迫自殺的悲慘結局。鎌倉幕府政治中心鶴岡八幡宮是旅人必遊景點,卻少有人知道在江之島沿線的腰越滿福寺,有義經痛心疾首寫下的真跡。

要看這真跡得先讀個歷史。

話說平安朝末期(西元12世紀末期),源氏和平家兩大武士家族為了爭權奪利不斷互相征戮殺伐,史稱「治承·壽永之亂」。這段持續六年多的源平合戰還被改編為「平家物語」( 相關故事請參考這篇 我往故事裏去:看平家物語遊京都這篇寂光院悲歌、還有這篇 仲夏鞍馬山。常盤的眼淚  ) 。不可一世的平氏家族,享盡六十幾年榮華富貴,最後一門滅絕,最大關鍵就是半路殺出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戰神源義經,否則憑源賴朝的平庸本領,想打敗平氏建立鎌倉幕府應該比登天還難!

源義經在源平合戰幾場戰役戰功彪炳,威名顯赫,卻因為功高震主,被源賴朝猜忌,故意冷落義經不願對他論功行賞,還命令他留守京都不准回鎌倉。可是義經在京都大受歡迎,被狡獪的後白河法皇冊封為「左衛門少尉兼檢非違使(俗稱為判官)」。結果源賴朝對義經沒有徵得自己同意擅自接受朝廷任官敘位十分震怒,加上身邊寵臣對義經種種不利的讒言,源賴朝決定消滅他。

緊接著,義經在源平合戰最後一役壇之浦之戰(1185年)大獲全勝、把平家一門大將全數殲滅,還俘虜了平家總帥等,一行人浩浩蕩蕩凱旋返回鎌倉。可是就快抵達鎌倉的時候,源賴朝遣使命令源義經不得進城,待在腰越靜候指示。當時的腰越是荒涼刑場,義經原本以為終於能消除兄長對自己長久不信任,以為會受到熱情迎接備受褒獎,誰知道竟然被如此殘酷對待,無語問蒼天,心碎心痛之餘,在腰越滿福寺寫下辭誠意切的腰越狀,抒發手足情深、忠心不貳的真摯心意,委託源賴朝親信大江廣元轉交。

字字血淚的泣訴對源賴朝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加速他欲置義經於死地的決心。義經最後與兄長決裂,後白河法皇見風轉舵,頒佈討伐義經的院宣給源賴朝。義經從英雄變成全國頭號通緝犯,走投無路下輾轉投奔奧州,最後在高館帶著妻女自盡。

源賴朝下場也沒好到哪裡去,西元1192年出任「征夷大將軍」,終於握有統領各地武士號令天下實權,卻在1199年離奇落馬死亡,有傳言說他看到義經和平氏家族亡靈而摔下馬,也有說是被謀殺,畢竟正史吾妻鏡只有寫「落馬」,其他葬禮等細節隻字未提,難怪起人疑竇,懷疑他是不是死得不名譽。第二代將軍源賴朝長子源賴家,繼任6年後被外公北條時政派人暗殺。第三代將軍是源賴家的弟弟源實朝,當了17年傀儡將軍後(當時軍政大權早已經落入他母親家族的北條氏手中),被源賴家兒子也就是他姪子源公曉暗殺,源公曉接著又被北條氏追殺。實朝沒有子嗣,源賴朝自此血脈斷絕,他一手建立的幕府只傳了兩個兒子就拱手讓給親家北條氏,說有多諷刺就有多諷刺。

而源平爭霸雖然在鎌倉幕府建立後暫時告一段落,沒多久又被平氏後代北條氏掌權,緊接著室町幕府是源氏後代,整個日本中世紀就是繞著源氏和平氏兩大武士家族打轉的歷史。

義經在戰術運用上神乎其技屢戰皆捷,卻不懂政治權謀與人情世故,終究導致悲劇。波瀾壯闊的短暫生涯正是人生如戲最佳寫照,數百年來不斷成為戲劇與小說最喜愛的題材。在台灣看得到的版本有宮尾本平家物語,以及據此改編的2005年大河劇「義經」;還有司馬遼太郎的「鎌倉戰神源義經」。這兩個版本以截然不同的角度看待義經,非常值得閱讀對照。

奧巴馬在去年大選期間曾說「歷史的弧線很長,但它始終彎向正義的一方」(The arc of history is long but it bends towards justice),但是我對這句話質疑,因為歷史其實是很主觀的,全憑撰史者的心念,我們在時間長河中所讀到的點滴,是否就如當時所發生的一樣真確,誰也不知道,就連義經的長相就有好幾種說法咧!而歷史是否始終彎向正義的一方,就更莫衷一是了。

一隻老鷹展開雙翼,乘著風高高翱翔在薄雲迆邐的六月晴空。腰越港擠滿漁船,進進出出忙碌著腰越海水浴場成為夏天弄潮衝浪勝地,往昔悲傷的記憶只殘存在滿福寺中。看了鶴岡八幡宮,再看腰越狀,更令人充滿諸行無常與勝者必衰的慨嘆。


若宮大路是鎌倉最主要道路,源賴朝以平安京朱雀大路為藍圖興建,作為鶴岡八幡宮參拜大道
當初寬達33公尺,比現在25公尺壯觀許多
,總長將近兩公里,走完就是第三鳥居


 


穿過第三鳥居來到跨越源平池上的太鼓橋,這座橋在1182年剛建時是紅色木橋,
現在雖然變成石橋
,不過因為是古蹟所以不能通行 

 

 

  


源平池上除了太鼓橋還有另外2座紅橋,左邊通往象徵平家的平家池,右邊通往象徵源家的源氏池,
二池都種滿蓮花

 


 


象徵平家的平家池,面積比源氏池小很多

 

 


象徵源家的源氏池,白旗屬於一旁的旗上弁財天社

 

 

 


源平二氏壁壘分明,連池中蓮花盛開程度都有差

 

 


盛夏華麗的蓮花池畔已經嗅不到
親族相殘、抄家滅族的腥風血雨

 

 


舞殿:義經的寵妾白拍子靜,逃到吉野山被源賴朝逮捕後,命令懷孕的她獻舞,
舞藝精湛的她唱著:「踏開吉野山峰的靄靄白雪,懷念入山的那個人啊!...」表達對義經的思念,
此舉惹惱源賴朝,之後她生下的男嬰立刻被源賴朝殺死,悲傷過度20歲就死了。
當年
跳舞的場地是宮殿迴廊,舞殿是她死後在原址建的,不過現在的舞殿則是關東大地震重建

 

 


樹齡一千多年的銀杏
據說暗殺第三代將軍源實朝的他姪子源公曉,就是躲在這樹後跳出來砍下源實朝腦袋

 

 


我們在北鐮倉晃太久,到最後一站鶴岡八幡宮,又在源平池流連,沒注意本宮關門時間(四點就關了),只好拍張到此一遊照


 

 


第二天逛完長谷寺與鐮倉大佛,搭乘江ノ電來到腰越,一下車就有清楚指標


 


以義經和靜的圖案為指標 完全不會迷路


 


滿福寺據傳是在天平16年(西元744年)創建的寺院,很小而且遊客稀少


 


這裡最有名的就是義經在1185年留下的腰越狀
節錄大意如下:
我出生不久就失去了父親,在母親懷裡,躲在大和國龍門里來,在各國流浪,經歷過難以嚴禁的艱難,
可是所幸時機到來,消滅了木曾義仲,更前往討伐平家,......
為了消滅敵人不顧性命安危,一切都是為了安慰亡父在天之靈。
可是現在我愁腸寸斷,悲嘆無奈,......請兄長不要再誤會義經
......。


 


寺裡走廊天花板上舖以各家族徽紋

 

 

 


本堂有32面描繪義經事蹟的襖繪(和室隔間紙門上的繪畫),這裡比較特別的是結合了鎌倉雕與漆繪
這幅是義經在寫腰越狀


 


義經與弁慶、靜


 


弁慶立往生
傳說弁慶見追兵已至,揮刀如舞,遍地屍骸。敵軍無法接近只能萬箭齊發,剎那間弁慶身上插滿羽箭。
但是只見弁慶就像殺不死一樣還是不斷揮刀殺敵
突然他大刀一收,身軀不動如山傲然而立,
嘴角似笑未笑。敵軍不知道他到底死了沒,直到一匹馬衝過來把他撞倒,大家才知弁慶早已身亡

這就是著名的「弁慶立往生

 

 


義經與弁慶用過的器具



據傳是義經用過的盔甲,有可能是真的因為義經身高僅150公分


 


忙碌的腰越漁港

 

 


一隻老鷹展開雙翼,乘著風高高翱翔在薄雲迆邐的六月晴空,不會是義經顯靈吧~~


 

延伸閱讀

1. 本篇名「淚的腰越狀」取自大河劇義經第39回,雖然我覺得這部大河劇 過度美化義經,又高又帥的瀧澤秀明和史實差很大(看過司馬遼太郎版義經就知道了),不過的確是瞭解平安朝歷史文化非常棒的教材!

2. 如何到鶴岡八幡宮
JR鎌倉駅東口より徒歩10分。或江ノ電鎌倉駅より徒歩10分
 

3. 如何到腰越滿福寺:搭江ノ電在腰越站下車徒歩5分,AM9:00~PM5:00

創作者介紹

winnie@lonely planet

Wi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小蘇
  • 雖然一邊打瞌睡一邊寫,還是精彩啊!
    雖然是很悲涼的一篇,但看到源平兩家的蓮花池,過往歷史似乎也盡付一池中了~

    ps:抓一下芝麻,到此一「由」照,打錯囉!
  • 哈哈被你抓到了,表示你看得很仔細喔

    Winnie 於 2009/09/20 22:01 回覆

  • 小蘇
  • 哈哈,因為字很大~
  • 我還要再通篇看看有沒有錯字( # ^^ # )

    Winnie 於 2009/09/21 00:37 回覆

  • copo
  • 完蛋了,
    前面的歷史故事,我腦中竟然就一直浮現各式各樣的日本漫畫。
    都快錯亂了~~

  • 真的嗎!趕快報幾部來聽聽,看我有沒有漏的,我最愛看歷史漫畫說~~~

    Winnie 於 2009/09/21 00:34 回覆

  • 悄悄話
  • laurence168
  • 我倒不會很同情義經,只覺得他沒有好老師,好參謀罷了!
  • 沒錯!義經是被美化得過火了,就像織田信長被汙名化過火一樣,所以說歷史是經過人為解釋,相當主觀。
    說到好參謀,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比較會識人,這樣就差很大了,哈哈

    Winnie 於 2009/09/21 23:25 回覆

  • lachesis7391
  •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突然想到這樣的....
  • 這闕詞的確也蠻符合這意境的耶~~~

    Winnie 於 2009/10/01 00:19 回覆

  • 悄悄話
  • DavidYang
  • 寫得真好,拜讀─感恩~
  • 謝謝(= ̄▽ ̄=)V

    Winnie 於 2013/01/29 17: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