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arth seemed a desert, I was bound to traverse. 世界如荒漠,但我必須穿越。]
Copyright © 2005-2017 WinnieYang dot Com

畢業出社會後,能維持聯絡的同學少之又少,如果輾轉得知其它人的下落,更有一種有緣終會再聚的欣喜。前陣子Alan聽到學弟說失聯已久的同學在台中市99 Musical House駐唱,就一直念念不忘要去看看,這個週末終於成行。

聽說八點半開始,結果八點一到店門口,九點四十五分才開唱嘛!抵達的時間太早了,只好先點幾樣菜來打發時間,一邊培養等一下相會的情緒。Alan說他們是以前在學校組Band的夥伴,畢業後各自紛飛為了事業打拼,只有這個人堅持對音樂的熱愛,一直在Pub擔任吉它手,實在是精神可佳。算算至少15年沒見了,如果不是他學弟某一天很湊巧的來這裏聽歌,他們的人生應該不會再有交會的時後。

離開唱時間越近,人越來越多,終於看到兩個男子背樂器上台,Alan很高興的指著其中一位悄悄說,就是他就是他。兩位樂手低頭忙著準備樂器時,Alan走到他身邊輕輕叫:阿賓、阿賓,那位阿賓一抬頭看到Alan,呆住10秒鐘,接著連聲驚呼:Alan! Alan! 你怎麼會在這裏!因為要開唱了所以沒多聊,不過Alan點了兩首他們當初的招牌歌,主唱一看就說:咦?這是我們吉它手的歌,就轉給阿賓唱,他也不負眾望以獨特嗓音讓我們重溫80
年代的美好時光。
渾然忘我演唱〈阿賓為右手邊吉它手〉
台下專心聽歌的老友
45分鐘的演唱很快就結束了,阿賓與Alan
敘舊了許久。原來以前有一段時間他的確是把音樂當正職,一天唱九場,月入九萬。但是時間久了,這種為賺錢而彈琴的日子,反而讓他一看到樂器就想吐,完全無法學習新東西,所以逐漸減少駐唱場次,白天還是找正式工作,只有晚上小唱兩場,勉強維持彈琴水準不要退步,至於要提昇技術可能需要長時間停唱專心練琴了。

兩個男人熱絡的久別重逢men’s talk,小牛卻因為被煙熏得很難過而哇哇叫,我們只好離開Pub,留下聯絡電話,至少不再失聯了。

 

 後記:歌很好聽,唯一讓我們受不了的是每桌男男女女都抽煙抽個不停,只有我們這桌抽最少(Alan久久抽一支、我和羅小牛當然不抽啦),整間Pub迷漫著濃濃煙霧,真的可以薰死一打蚊子。。我們都百思不解:為何這些人抽煙可以一支接一支不間斷呢?

創作者介紹

winnie@lonely planet

Wi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魯媽
  • COMMENT:
    哇~~我的同學現在也都不知哪裡去咧~~有時想想人生很奇妙,各自在不同的空間努力著,可以再相聚真是難得~~
  • 楊小妹
  • COMMENT:
    喔。。。好老人。。。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